观点.通过设计究竟可以做到什么/《软装视界》2015年3月刊

 
      日光下行走,云卷时思考,现实中造梦。设计为社会的沟通而努力。通过设计究竟可以做到什么?一个长期存在于脑海中的问询。我们创造空间,代表架构新的价值。笔触代言着城市的欲望,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社会主导价值取向的素养。“设计”不应被理解为孤立的审美行为,专属表达自我的欲望和快感,比起做东西,更多工作应该侧重于解析“环境”和“条件”。思考目标不局限于建造一个功能空间,它可以是一个想象的场所,具有足够的包容性引导人和环境的共同成长。职业本能引导我思考怎样才能创造出不断自我更新的形象,留下恒久印象的清澈通透的痕迹,同时我的所有作品都反映了既定环境的属性。大多数人会下意识的认为美常驻足于创造行为的领域,但我始终相信,优雅之美绝非短期努力所能达到的成就,其建立只能通能过漫长的打磨过程。正如钟乳石洞是由一滴一滴下落的水珠重复累积才形成的,环境空间的精彩亦是变化着的世界的精神影响的逐渐累积。
      我们生活在城市文化的包裹下,城市文化最重要的意义在于作为人们的原始记忆,超越时代的流传下去。土地存在记忆,“地缘”便成了我们做设计无法回避的要素。设计师是世界的,设计则有其区域性。金字塔在埃及,泰姬陵在印度,长城属于中国,这些都绝非偶然。新的设计成果的成立与否,取决于创造者对原有地域文化的尊重态度。要在一块土地上营造新的事物,需采取某种方式来对应这块土地原本的多元价值观所积累的“场域记忆“。新与旧之间的对话,能让场域活性化随之产生更强的空间深度。诚然,保留旧事物并使之能够在现代重生,绝对比新的建设来的耗时费工,但人是凭借着小小的回忆活着的,为了精神上的满足,不应努力恪守职责,留下记忆的痕迹么?
恪守不变是否就是怀旧?不,怀旧更多的不是回到某种熟悉的过程,而是进入与过去有所联系的未来。历史推进,社会进步,人类生活方式发展,就要求对已有的设计思维不停歇的拓展。区别于城市空间,建筑空间,室内空间则是更敏感的接触使用者行为习惯的第一层表皮。一个空间艺术的营造,建成或只是起点,使用的过程才是真正展现出其艺术魅力的重点。满足使用者的要求,必须是凌驾于自我实现的第一出发点。使用方式与营造空间发生冲突时,创造的环境必定凋零,但当使用方式与营造空间契合默契时,这就相当于给空间注入了灵魂,各种元素都蕴藏着发展的可能性。设计不可维持被动姿态,主动唤醒人们心中对生命的关爱和周遭环境的意识,在塑造环境时,最后的依靠往往就是人们对环境空间的感受力。设计师,为社会的沟通而努力,是否至少将我们的“田地“收拾好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Jaco.Pan/潘冉